歡迎訪問:黃梅戲在線!弘揚黃梅文化,發揚黃梅精神!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闔家幸福!

黃梅戲微信公眾號

贊助商廣告

首頁  »  新聞首頁  »  藝術片  »  黃梅戲藝術片130《白蛇傳》

黃梅戲藝術片130《白蛇傳》

編輯日期:08-22   來源:黃梅戲藝術片   作者:   點擊:加載中

黃梅戲藝術片130《白蛇傳》

白蛇傳(1962年)《Madame White Snake》

導演:岳楓

主演:林黛趙雷杜娟楊志卿尤光照

【劇情簡介】

由岳楓執導之著名中國神話故事,白素貞遇上書生許仙后結為夫婦,后因白之妖精身分被識破,愛侶分離,引發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影后林黛美若天仙的造型贏盡觀眾眼光,與趙雷在片中的演繹,令人流下不少同情眼淚。林黛的美麗與精湛演技,在影片中得以完全發揮,更獲得觀眾肯定。

錢塘書生許仙(趙雷飾)的前身于雷電交加中救了白蛇,而白蛇經過多年修練成為千年妖精白素貞(林黛飾),她與青蛇青青(杜娟飾)兩姊妹,幻化人形同降凡間。一天,白素貞遇上漫游西湖的書生許仙后彼此相愛,并結為夫婦。金山寺高僧法海大和尚(楊志卿飾)識穿白素貞妖精身份,深愛許仙的白素貞不惜一切和法海斗法,但終于被其收服,與愛侶分離,引發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

《白蛇傳》是家傳戶曉的民間故事,據此演繹的戲劇、電視、電影作品層出不窮。這部黃梅調影片由邵氏資深導演岳楓執導,「紅顏薄命」的一代影后林黛主演。林黛1957年在影片《金蓮花》中兼飾兩角獲第四屆亞洲影展最佳女主角獎,其美若天仙的造型贏盡觀眾眼光,而她與趙雷在本片中的演繹,又令觀眾流下不少同情眼淚。當年28歲的林黛美麗動人,演技精湛,但不幸于1964年去世,年僅30歲。

邵氏黃梅調電影《白蛇傳》雜談

七階子原創,2006-08-09

http://tieba.baidu.com/f?kz=122077190

“邵氏出品,必屬佳片”,香港邵氏電影是二十世紀六七十年代華語世界的電影王國,被譽為“東方好萊塢”。邵氏公司留下的電影多如繁星,由于個人的興趣關注,正是從一部《白蛇傳》而逐漸了解邵氏甚至喜歡上邵氏的。

《白蛇傳》(英文名《Madame White Snake》)是1962年拍攝的黃梅調電影,黃梅調電影是當時華語影界中非常火熱的一大類型片,然而,當然要數邵氏的黃梅調系列電影最為輝煌。該片由岳楓親自編劇導演,林黛、趙雷、杜娟聯合主演,黃梅調“老將”李雋青撰詞,樂壇新秀王福齡作曲、配樂,「小云雀」顧媚和江宏幕后代唱。《白蛇傳》開演之后,反響極大,票房鼎盛。

邵氏電影從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停產,幸而在二十一世紀初將其公司的所以電影版權賣與后來的天映公司,天映即將邵氏電影以數碼修復的dvd出版,再現昔邵氏光彩。我出生之時,邵氏電影已然停產,所以我現在看的邵氏電影(包括這《白蛇傳》)當然只是這些dvd或在網上由dvd提取轉化的媒體視頻文件啰。下面就據我所觀談談電影觀后感。

一、劇情改編的成敗得失

曾經,我喜歡簡單地將白蛇傳故事分為傳統與非傳統兩類,在我第一眼看到這部白蛇傳時,認定它是傳統的白蛇傳故事,不過后來再看幾遍,卻發現其劇情結構也不那么傳統。有時候并不是時間早就是傳統古董了,也不是出現時間晚就是“新生事物”。

這里說白素貞與許仙的前緣有點特別,電影中間有段唱詞回敘了原由,“我千年前游戲在森林,遭遇頑童難脫身。幸遇恩人來相救,要不然無情棒下早喪生。”電影一開始,就是一位老者,善良的居士,挑出一條可憐兮兮的小白蛇,將其放生,身后,林中,一個小孩正探頭探腦地望來,大概就是所謂之“頑童”了。原來,蛇在世人的眼中,是那么輕賤與歹毒的,連小小頑童也似乎疾惡如仇了,真正同情蛇的人實在是少數了。這樣的情節,相信也是從什么傳說而來,舊有記載的,不過一時想不起來,不再考證了。

這段數秒鐘的序幕過后,才出現電影題目、演職人員等剪輯信息——很多電影大片都是這樣子的——之后的正片開始,大概是白素貞與小青在云霧飄渺的天宮仙境修煉,因不耐寂寞,決定下凡游覽。在西湖遇上掃墓歸來的許仙,白素貞認出是前世恩人,因而與小青作法,風雨同舟,借傘還傘,促成良緣。隨后搬到蘇州,開保和堂,生意興隆,夫妻和諧。然后有贈符逐道的波折。

從良緣到逐道之間的這段情節,似乎是從張恨水的小說《白蛇傳》改編而來的。張恨水對白蛇傳的改編,也刪去了盜庫銀的情節,認為這妖邪之舉,有損白娘子形象。田漢改編的京劇劇本也因類似原因刪去,京劇更注重的是其表演藝術,對于情節似于其次,不過對于電影,就必須更注意情節的邏輯連貫性,所以在成親后,極盡魚飛之樂之余,許仙與娘子談及日后生涯問題,白素貞提議到蘇州開藥店。

在方成培的《雷峰塔》傳奇中,有《夜話》一折,彈詞中也有類似的一折《中秋》,大概講的是開店以來,生活美滿幸福,夜里賞月,表現琴瑟之和。張恨水把這段中秋夜話的情節提到成親后,赴蘇前。既成親,免不了花前月下的蜜月稠繆,于是夫妻倆,月夜泛舟,重游西湖。邵氏電影更把張恨水的這段描寫用電影鏡頭形象地表現出來,意境唯美。把中秋夜話提前,我覺得是更符合生活邏輯。他們在西湖相遇,西湖成親,西湖那么美,婚后纏綿,天天游湖是很自然的想法與享受,而且不覺得重復。相遇時在白天,重游在月夜,相得益彰,更能全面展現西湖之美。興盡之余,無妻倆談到日后生活家業問題,就自然引出到功底開店的故事。而為什么不在杭州開店,而要遠赴蘇州開店,張恨水在書中寫到,白素貞向許仙解釋是怕影響本地熟人的同行生意,而且在蘇州有開藥行的親友。而真正的原因應該是怕在杭州久留令人生疑,瀉露身份,畢竟她們在清波門暫居的白府是用法術從廢屋變化而來的。而在方成培的《雷峰塔》傳奇,《夜話》這折是在《開行》與《贈符》之間,雖然交待了開行以來的順利,卻只有承前小結,啟后不足,多少覺得有點硬生生插入之嫌。

電影中道士贈符那段情節更讓我確信該電影對張恨水小說部分情節的引用。茅山道士名叫“郭渭”,這個名字我第一次從張恨水的小說中看到,但不知張恨水是從哪里看到的,抑或他自己杜撰的?電影中道士出場那段吆喝的臺詞,與張恨水小說中記錄的幾乎不差。小說中還寫到,小青把那道士扔到云南去了,“發配”處理。突然想到,李碧華的小說《青蛇》在此處也提到云南,李的小說語言很散文,不是對白蛇傳本身熟悉,有些細節還真不好理解。

扯遠了,回到這部電影來。端陽現形驚死許仙,白素貞盜仙草救夫是必需情節,值得指出的是,在這里,當白素貞救醒許仙,并殺假蛇釋疑后,旋即向許仙說明了身份,許仙也不介意她蛇妖的身份,坦然接受了,不管娘子是人是妖。把說明真相的情節又提前到盜仙草之后,這樣的嘗試利弊參半。

端午節正是白素貞現形嚇死許仙,救活他后還要費盡心思用假蛇來釋疑,在這種情況下白素貞還敢說明身份,實不是常規思維,難道她就不怕許仙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但也許也正因為這樣,更能表現許仙對白素貞愛之堅定——說實在的,到了二十世紀,歷史上那個所謂“懦弱、動搖”的許仙已經不存在了——就這部電影來看,前面當那道士的三道符“失效”后,許仙就堅信道士是騙人的,不再懷疑娘子因此當法海在端午節前來說許“指點迷津”時,許仙不屑一顧。端午被蛇嚇死,不是許仙的錯,但劫后余生,許仙又能毅然接受娘子這條蛇,卻是他的可愛之處。這樣許仙與白素貞之間毫無隙時,法海重下山,就只有用暴力把許仙抓上金山寺了,這就把法海演得更可惡了。

也許白素貞決定把真相告訴許仙時,正是受前兩番的教訓,考慮到法海一定還會糾纏不休,反正身份遲早要敗露,不如自己先說清楚,免得夜長夢多。這是白素貞主動地說明身份,反觀以前一些版本在水漫金山之后斷橋重逢時表白,就有點形勢所逼,不得不說的意味了,因為在金山寺,法海一定把所有的一切都詳細地告訴了許仙,而許仙自己也目睹白素貞與小青以超凡人之異能水漫金山,許仙再傻,也能確定娘子不是凡人了。林黛所演的白素貞,既有能力在現形之后使許仙消除疑惑,又敢于當面說出真相,其用意是在與法海“爭奪”許仙,“自動獻身”,先穩住丈夫,使他不再為法海所乘,于是法海只好用卑鄙的手段把許仙弄上金山寺了。從“斗爭性”來看,這樣的白素貞確實更有機智性與魄力了。

水漫金山倒不必多說了,在那個時代,那特技已經是非常不錯了。不過據說不是邵氏自己做的,是買的日本電影《白夫人之妖戀》的特技剪輯。日本的白蛇傳我沒有更多的了解,不好多說,不過我覺得現成引用這段特技鏡頭,物質本身固好,但與整個影片的風格不太一致。總的說來,白蛇傳是講愛情的文戲,在后來的發展中,增加了盜仙草也水漫金山這兩場武戲,除了主題深化之外,也有為舞臺增加熱鬧的意思。在邵氏的這部黃梅電影中,前面的盜仙草是在攝影棚中采用戲曲武打完成拍攝的,而水漫金山卻用了驚人的特技來完成。邵氏的黃梅電影不同與正宗的戲曲,所以是用表意的戲曲武打還是用真實的武打好,并無定論,但我覺得不管如何表現,還是統一點好。或許他們有意嘗試兩種不同的風格,在為黃梅調電影作探索,也未可知。

水漫金山之后的情節,我卻覺得比較失敗了。沒有了經典的斷橋重逢,白素貞與小青逃到一個無名的森林中,許仙也在仙翁的指引來來到無名森林,在那里,白素貞生下兒子,托小青帶著孩子逃生,白素貞被法海收了。斷橋重逢的經典缺失,根源正是把白素貞表明真相的情節提前了,如此一來,斷橋重逢的沖突就不那么強烈了,這也是一得必有一失。但縱然如此,也可以安排他們在斷橋重逢啊,首尾響應,一個輪回的結局,白蛇傳本來的結構挺好的,不明白導演為何要舍棄斷橋,甚至也沒提雷峰塔,只說法海把白素貞收在缽里而已。

另一個不好的安排是讓許仙殉情。許仙本來是想救娘子的,向法海苦苦求情,當然法海是不允的,許仙氣急了,一時性起要一法海拼命,一頭撞過去,法海一讓開,他就撞在大樹上,頭破血流,死了。我覺得這幕挺滑稽的。許仙為什么一定要死,忠貞的愛情難道一定要用死來證明么?

更荒謬的是最后的結局,白素貞與許仙的魂魄飄飄蕩蕩地出來相會,翩翩起舞,倒像是梁祝的結局,這就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二、邵氏《白蛇傳》的黃梅調

既然是黃梅調的類型電影,黃梅調唱段在片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就有必要單獨提出來談談個人看法。

邵氏的黃梅調固然與大陸安徽的黃梅戲不同,與后者相比,邵氏黃梅調更加時代曲化,通俗點說就更像流行音樂,因為它畢竟是電影不是戲曲,需要廣大觀眾容易接受。邵氏推出黃梅調電影的直接動因,正是嚴鳳英的一曲《天仙配》響徹全國,被邵氏抓住商機,開創也十余年的黃梅調電影的輝煌時代。邵氏的音樂人,對安徽的本地黃梅戲作了改編,曲調旋律更加豐富些,使其更加適合于電影的表達。

不過邵氏黃梅調電影的一大缺點是,演唱人員的唱工與黃梅戲演員相比還有很大的差距,也沒有一個完整的演唱團,幕后代唱的也就那么幾個。就比如這個《白蛇傳》,演唱白蛇與青蛇的是同一個人,片中有多處是白蛇與青蛇的對唱,讓一個人配唱,難度較大,分身乏術。

對于邵氏黃梅調類型電影的黃梅調音樂系統本身,我不想多說,個人對音樂的研究也不深。這里只想就《白蛇傳》片中的一些唱段作一些分析。

很奇怪的一個發現是,《白蛇傳》的所有唱詞幾乎都是原創的,很少有借鑒歷來各劇種的《白蛇傳》的唱段唱詞。白蛇傳的故事入戲很早,在戲曲界源遠流長,在很多劇種中都列為傳統劇目。尤其是田漢先生改編的《白蛇傳》京劇劇本,影響極大,后來其他很多劇種的《白蛇傳》都以田漢的改編為底本,但就是這部邵氏的《白蛇傳》,我沒有看到一點田漢的影子——或許邵氏的唱詞是從某個不太知名的地方劇種改編而來的,不過就我見過的一些劇種來看,邵氏的唱詞的確獨成一家——原創的精神很好,不過整體唱詞而言,邵氏這版的白蛇傳的語言不如田漢本遠甚。

全片共有二十個長短不一的唱段,為方便討論,我為每個唱段擬了個大致的名稱,依序如下:

01下凡

內 唱:二蛇修煉逾千年,

    白蛇是姊,青蛇是妹,

    相親相愛又相憐。

白素貞:仙鄉太寂寞,

小 青:仙境太孤單。

白素貞:悠悠歲月難消遣,

小 青:靜靜園林沒變遷。

白素貞:要快樂到人間,

    人間溫暖勝神仙。

小 青:要快樂到人間,

    人間情愛蜜一般甜。

白素貞:既然知道人間好,

    何不到人間住幾年。

小 青:何嘗不想人間去,

    怕的是天條刑罰嚴。

白素貞:嘗夠了凄涼昧,

    顧不得雷霆險。

    我決定人間走一番,

    偏勞你賢妹守家園。

小 青:你對我如手足,

    我與你共患難。

    你一人前去我怎心安,

    我當然隨你下塵寰。

02游湖

內 唱:許仙上過祖先墳,

    取道回家慢慢行。

    貪看西湖好風景,

    不期湖邊遇佳人,遇佳人。

03遇主

小 青:此人非故又非親,

    姊姊因何看出神。

    你才到人間世,

    就愛上了世間人。

白素貞:雖然非故又非親,

    難忘千年前的救命恩。

    這是他前生事,

    難怪你不知情。

小 青:原來是你大恩人,

白素貞:既遇恩人要報恩。

小 青:若要報恩須接近,

白素貞:要你做穿針引線人。

04前緣

白素貞:我千年前游戲在森林,

    遭遇頑童難脫身。

    幸遇恩人來相救,

    要不然無情棒下早喪生。

    這百世恩德終須報,

    我想把終身托此人。

05說媒

小 青:相公瀟灑又斯文,

    品貌端莊年紀輕。

    也是你夫人有福份,

    幾生修到這好郎君。

許 仙:小生自幼失雙親,

    姊丈藥鋪寄此生。

    一向無家又無室,

    你說我那里會有夫人哪?

小 青:女當嫁,男當婚,

    沒有夫人也該定親。

許 仙:又無力,又無能,

    我無力無能定甚么親。

小 青:無能力,不定親,

    難道就孤單過一生?

許 仙:單也好,雙也行,

    不勞你青妹來代操心。

小 青:我說孤單終不好,

    讓青青幫你做媒人。

    有位閨閣千金女,

    她貌比天仙勝幾分。

許 仙:盡管她貌比天仙勝,

    總不能嫁給沒錢人?

小 青:可是這位千金女,

    她不重金錢只重情。

許 仙:有情也得有緣份,

    要是無緣也不成。

小 青:你二人要是無緣份,

    她怎能一見就鐘情?

許 仙:一見鐘情先得見,

    我未曾見過怎鐘情?

小 青:你見過面,談過心

    何必還裝假正經

許 仙:見甚么面?談甚么心?

    青妹休來捉弄人,

    你到底說的誰家女?

小 青:就是我姑娘白素貞!

06夜話

內 唱:花并蒂,人并肩,

    人也成雙月也圓。

    郎如水,妾如船,

    船兒水兒永相連。

    情默默,意綿綿,

    郎也心歡,妾也甜。

    山兒邊,柳兒邊,

    小船兒蕩破水中天。

07慮后

許 仙:娘子多情世少見,

    你不辭辛苦嫁窮酸。

    慚愧我有志難如愿,

    誤了你終身我心不安。

白素貞:既做夫妻,你不用謙,

    我嫁人不是嫁金錢。

    兩情只要能長久,

    淡飯粗茶我心也甘。

許 仙:就算把虛榮放一邊,

    粗茶淡飯也需錢。

    幫人的薪俸能多少?

    眼見夫妻就度日難。

白素貞:我勸官人你莫憂煩,

    為妻的心中有算盤。

    蘇州城里多親眷,

    緩急通財并不難。

    我自幼學醫能治病,

    祖傳奇方藥似仙丹。

    不如搬到蘇州住,

    我與你賣藥行醫共苦甘。

08開店

內 唱:許仙別姊到吳門,

    藥鋪初開氣象新。

    白素貞醫理精,

    一經著手便回春。

    沉痾絕癥當天好,

    秘藥奇方一劑靈。

    從此聲名遠近聞,

    門前擠滿候診人。

09授符

白素貞:茅山道士太糊涂,

    枉走江湖沒眼珠。

    我勤修苦煉千年整,

    難道會怕你幾道符。

    倒是官人受迷惑,

    他疑心不能不消除。

    等一會兒要打破這悶葫蘆……

10端陽

內 唱:端陽正午日難當,

    一切蛇蟲皆恐慌。

    雄黃酒,性更強,

    蛇蟲著了便遭殃。

    這里是情真正濃忙過節,

    那里是驚慌失措暗商量。

白素貞:紅日放光芒,

    熾熱實難當。

    眼看著午時近,

    妹妹你快躲藏。

小 青:有福既同享,

    有難應同當。

    我怎能離開你,

    讓你獨遭殃。

白素貞:青妹,我比你道行好,

    勉強還能當。

    你還是快快走,

    不能再旁徨。

11勸酒

許 仙:天天配藥又開方,

    難得今天不用忙。

    飲一杯雄黃酒,

    我與你慶端陽。

白素貞:為妻的無酒量,

    點滴不能嘗。

許 仙:稍微喝一點,

    無量又何妨。

小 青:娘子有身孕,

    不能吃雄黃。

許 仙:雄黃清胎毒,

    孕婦也無妨。

    你也應該喝幾口,

    解毒又清涼。

12哭喪

白素貞:我為的要報你恩,

    誰知又喪了你命。

    這都是法海糾纏,

    害死人,害死人。

    因為他來離間,

    生怕你起疑心。

    我才勉強把雄黃飲,

    種下這滔天大禍根。

小 青:你快收淚,莫傷心,

    我們要想法救官人。

白素貞:怎奈官人已斷氣,

    那里有藥能回生。

小 青:回生只有靈芝草,

    可惜在昆侖頂上層。

白素貞:多虧你提醒,

    我馬上就動身。

    明知此去多危險,

    為了官人我也得拼。

    靈芝能到手,

    當日轉回程。

    三天不回轉,

    我一定命歸陰,

    那時候,你埋了官人快遠行。

13昆侖

內 唱:騰云駕霧到昆侖,

    為了丈夫許官人。

    只為救夫心意切,

    要求仙翁發慈心。

14求草

白素貞:白素貞罪孽深,

    私盜仙草救夫君。

    我對他前生恩未報,

    他為我今世又喪生。

    論天理,問良心,

    不能不冒死到昆侖。

    但望仙翁賜憐憫,

    準攜仙草到凡塵。

    我并不是想逃走,

    也不是望開恩。

    只求救得兒夫命,

    再返昆侖領罪刑,

    就是粉身碎骨也甘心。

仙 翁:你既想救夫命,

    就該先說明。

    犯下偷盜罪,

    百口也難分。

    可憐她有身孕,

    原諒她無壞心。

    這一回放她去,

    再犯就不容情。

15還家

內 唱:白娘百拜謝仙翁,

    熱淚雙流感激深。

    手捧靈芝返人間,

    匆匆走進后堂門。

16真情

許 仙:明明是人,他偏說妖,

    造謠的和尚太無聊。

白素貞:假如我真是妖魔女,

    你是否會恩情一旦拋。

許 仙:說甚么恩情一旦拋,

    恩情如漆愛如膠。

    只要有情妖也好,

    人無情意還不如妖。

白素貞:難得官人見解高,

    真心愛我不輕拋。

    如今且把真情說,

    我本是修煉千年的蛇一條。

    你前生放生救我命,

    我報恩不再返凌霄。

    所望夫妻同到老,

    安居樂業永道遙。

    誰知法海心腸狠,

    他苦苦糾纏不肯饒,

    怕的是夫妻被離間。

    怕的是恩情被阻撓,

    我只有含羞抱愧說根由。

許 仙:你不用愁無須惱,

    你我夫妻非一朝。

    真情似水何能斷,

    真愛如金不怕燒。

    不管你是人,不管你是妖,

    我與你地久天長不動搖。

17索夫

法 海:千年修煉動凡心,

    你私下紅塵罪不輕。

    趁早回頭還有岸,

    不然難免受天刑。

白素貞:許仙與我有恩情,

    委托終身為報恩。

    但望法師行方便,

    好心放了我許官人。

法 海:居然大膽說私情,

    你不怕羞愧污法門。

    要是把許仙歸還你,

    眼看他也要變妖精。

小 青:我們并沒有害死人,

    為甚么不能找上門。

    我問你何仇又何恨,

    要把人夫婦兩離分。

白素貞:你道高德重苦修行,

    應抱慈心救眾生。

    我勸法師你休過份,

    得饒人處要饒人。

法 海:老僧不會受欺蒙,

    你巧言花語枉費心。

    除非把長江搬上金山頂,

    此生你休想見官人。

白素貞:他不講理不通情,

    狂言亂語太專橫。

小 青:我們就照他做,我們就照他行,

白素貞:把長江搬上金山頂,

    看他放不放官人。

18托孤

白素貞:把他送到杭州去,

    交給他姑媽撫養成。

    給許家留下后代根,

    也給我留下個報仇人。

    你聽我話,快動身,

    再遲一刻便難行。

19合缽

法 海:你興風作浪為私情,

    水漫金山想害人。

    如今犯下滔天罪,

    還有何言對老僧。

白素貞:興風作浪為何人?

    水漫金山誰造成?

    罪大滔天難卸責、

    法師你與我共擔承。

法 海:果然最毒是蛇精,

    死到臨頭還亂咬人。

    我寬大為懷免你一死,

    讓你在缽下度余生。

許 仙:可憐她產后身,

    請你發一點慈悲心。

    饒了她這一次,

    我夫妻永感恩。

法 海:明知是害人精,

    虧你還不死心。

    你執迷永不悟,

    難道想命歸陰。

許 仙:你一點沒良心,

    你才是害人精。

    我許仙不怕死,

    與你把命來拼。

20魂會

內 唱:跳出了慘霧愁云,

    投進了暖日和風。

    換一換有情的人間世,

    我們永遠不分離!

    我們永遠不分離!

(唱詞詳見 http://post.baidu.com/f?kz=120587772

由于電影的體裁,有很多廖廖數句的簡短唱段,不是由劇中角色人物演唱,而是幕后內唱,主要交待情節環境,起過渡作用,就是用唱段來配合鏡頭敘述情節,使得鏡頭與唱詞都得到簡化。如用《游湖》簡要交待許仙掃墓歸來游湖遇上白素貞,《開店》一曲講敘白素貞與許仙到蘇州開保和堂的境況,《昆侖》與《還家》兩曲分別帶過白素貞為救夫去、還昆侖的中途過渡,最后一段《魂會》屬這種類型。這些唱段的唱詞一般平淡無奇,不過我覺得《夜話》那段詞很優美,很抒情,我也很喜歡這段情節(在上一章節已有詳敘),而且天遇出版的dvd的菜單的配樂就是這段。除了《夜話》外,《開店》那段的詞也較好,“保和堂”是白蛇傳故事的一個關鍵,也是白蛇傳故事的特色,當然也馬虎不得。至于《魂會》那段,我對這個情節設置本就頗有微詞,因而這對四句唱詞也無好感,雖然它寄托了一個美好但虛妄的愿望。

另有一種中間類型的唱段就是,先由幕后內唱交待幾句,然后緊接著由劇中人物演唱,兩者結合緊密。如《下凡》一段唱,先由內唱說明白蛇與青蛇修煉境況,接著倆姐妹互唱,表達修煉寂寞之哀思,決定下凡走一遭。我很喜歡這段唱,覺得其配樂頗為古典,如怨如泣。另段《端陽》也是這般,先有內唱表現端陽節令,然后白素貞與小青商量過端午的對策,這段唱段我也喜歡,只是覺得最后兩句拖得太長了點,畢竟還不是生離死別。

其余唱段就是人物對唱或獨唱了,這些唱段融合于劇情,基本還順理成章。我覺得最有趣的是《說媒》那段,小青與許仙的對唱,先不斷旁敲側擊詢問許仙是否先有妻房,然后說要給許仙做個媒,最后才亮出姐姐的名字,唱段嘎然停止,妙趣橫生。《勸酒》那段是唯一一段白素貞、許仙、小青主角同唱的一段,也比較好聽。

電影的主要唱段安排在討論事宜與表達內心感情的,輕重詳略基本合理,但也有些欠斟酌之處。如游湖借傘,本是白蛇傳的重點情節,但電影只用了四句內唱說說許仙來上過墳游過湖而已,同舟共渡借傘的情節卻輕輕帶過,這樣如畫如醉的場景實在應該有雖來渲染。斷橋重逢(這里是林間重逢了)沒有必要的唱段,反而白素貞托孤于小青叫她帶回杭州時突然激昂地唱出來,真有點突然。還有前面游湖回來,白素貞在白寓回顧前緣,對小青講敘許仙前世如何有恩于己的唱段(《前緣》),顯得孤零零,不合合并到前一唱段(《遇主》)去。還有道士贈符風波那段情節,白素貞算出道士的陰謀后有段震怒的唱段,這里添唱段倒還不如在許仙試符后許仙向娘子道歉悔過那里來個唱……

就唱工而言,給白蛇與青蛇配唱的女聲還不錯,許仙配唱的小生卻差一點,唱法海的也不錯。有兩個唱段法海是有唱的,有一種欺凌的態勢。

總的說來,邵氏早期的這部《白蛇傳》,就黃梅調的類型電影來說,它還處于“探索”階段,“邵氏出品,必屬佳片”的口號難免有些夸張宣傳,《白蛇傳》稱得上一部佳片了,但還不算上上佳片。就白蛇傳這個耳熟能詳的傳說故事來說,邵氏《白蛇傳》也對將這些傳說搬上銀幕作了有意義的探索,這部電影,有許多成功因素,不過也有些許失誤之處。有的人認為這部電影是為明星削足適履之作,也未嘗沒有一點道理,當作其上演的票房收益,最主要的因素可能還是鉆石級明星陣容的明星效應吧。

三、六十年代的邵氏《白蛇傳》與九十年代的《新白娘子傳奇》

看邵氏的電影《白蛇傳》之所以會想起上世紀九十年代臺視的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是因為我覺得這兩者之間很有些相似點,首先,它們的題材內容相同,演的都是被稱為“中國四大民間傳說”之一的白蛇傳傳說故事,其次,它們都有影視中帶唱的表現手法,尤其是后者的相似,使我把這兩部影視劇作放在一起來討論一下。

現在的觀眾,也許由于年代的久遠,對上世紀六十年代的邵氏《白蛇傳》電影已經淡忘或未曾有緣一見,但對九十年代初的《新白娘子傳奇》(以下簡稱新白)卻一定有所耳聞。新白自1992年首播以來到現在,每年屢屢重播,熱度難減,算得上一部很成功的電視劇了。新白中那種邊說邊唱的表演形式,非常獨特,讓一些年輕觀眾耳目一新,這也是新白成功的一大因素。但追本溯源起來,新白的這種表演形式并不新,它也是從香港邵氏的黃梅調繼承演化而來的。

先簡單地回顧一下以邵氏為代表的香港黃梅調的興衰歷程,香港黃梅調電影從五十年代末開始興起,經過十年的輝煌時期,到七十年代黃梅調盛極而衰,但衰而不滅,即使在邵氏以拍武俠片為主的后期,也時而拍部黃梅調電影,雖然已經沒有了全盛時期的經典,卻總還有人愿意去回味。在這個時期,香港的黃梅調更流傳到寶島臺灣,雖然臺灣的眾電影公司都未能像邵氏那樣重掀黃梅調的高潮,但總算還若斷若續地延續著黃梅調電影的生命,而且還往黃梅調加入了本地的歌仔戲等因素。到八十年代中后期,港臺的黃梅調電影才在大屏幕上銷聲匿跡,但在小屏幕(電視)上卻又時有出現,當電視事業興旺起來時,也必然會有某些電視人嘗試黃梅調這曾經經典類型。

而《新白娘子傳奇》,可以說是港臺黃梅調回光返照的一種表現,而且這道回光還特別亮麗。而在此之后,無論是在電影不是電視上,都難見黃梅調的身影,至少我沒有見識過。

再從《新白娘子傳奇》的創作組來看,也能發現新白與港臺黃梅調千絲萬縷的關系。新白的導演夏祖輝,曾經是邵氏大導演李翰祥的助導,而李翰祥正是邵氏黃梅調電影最出色的導演,夏祖輝長期跟隨李翰祥,自然對黃梅調電影的創作規律有一定的經驗。新白的貢獻最大的編劇,貢敏,也曾經編導過黃梅調電影,貢敏也是新白的作詞者,正因為她也有黃梅調的經典,才在新白的編劇作詞中游刃有余。黃梅調電影一向有反串的傳統,邵氏黃梅調的顛峰之作《梁山伯與祝英臺》的梁山伯正是一個叫凌波的演員反串的,林青霞也曾經反串演過黃梅調電影《金玉良緣紅樓夢》。夏祖輝深知黃梅調形式不避反串,或許反串更成功,所以請葉童來反串許仙也不足為奇了。

就從最后的作品形式來看,《新白娘子傳奇》也與邵氏拍攝的黃梅調電影《白蛇傳》有不少相似借鑒之處。比如唱段的安排設置,大量的幕內背景唱交待情節環境,是與正宗黃梅戲相異的一大特點,但這卻是黃梅調電影的常用手法。新白的主要唱段都用于主要人物的討論談心或獨唱表達內心世界,這在邵氏的《白蛇傳》也有這規律。雖然唱詞文字上并無什么相同,但黃梅調風格卻可見其衍生關系。

當然,《新白娘子傳奇》的演唱表演形式與港臺的黃梅調也有不同。港臺的黃梅調是從安徽的黃梅戲改編而來的,它與黃梅戲的區別是時代曲化,而《新白娘子傳奇》的演唱是從港臺的黃梅調改編而來,它的特點是更加時代曲化了。如果說邵氏的黃梅調電影還一些“戲味”的話,那么《新白娘子傳奇》的演唱就幾乎完全流行歌曲化,已經很難從中聽到黃梅戲的唱腔了。有人把新白的這種演唱形式稱之為“新黃梅調”,這個新的參照物不理安徽本地的黃梅戲,而是以邵氏為代表的黃梅調類型電影。

我說《新白娘子傳奇》是黃梅調在電視中的回光返照,是因為盡管新黃梅調在新白一劇自成體系,獲得巨大成功,卻沒能發揚光大,也許也根本無法發揚光大,黃梅調的輝煌時期已經過去,《新白娘子傳奇》把黃梅調加心改造,應用于電視上,只是在回味黃梅調電影的經典,別看新白的情節結構是傳統的,其實它那看似新鮮的演唱形式也是復古的!

由于《新白娘子傳奇》的巨大反響,兩位主演趙雅芝與葉童還聯手再合演了《三花》系列,值得思考的問題是,在《三花》系列中,為什么沒有再采用使新白成功的新黃梅調。也許邵氏以后,再沒有哪個公司有那樣的魄力可以開創一種類型片,而且時代也不同了,事過境遷,新白不過偶然一用新黃梅調的形式,觀眾感到新鮮,獲得成功。如果《三花》也邯鄲學步,觀眾會不會感到膩是很難說的,所以《三花》不敢冒這個險,只是利用了趙雅芝與葉童的明星效應推出《三花》而已,其形式與當時一般的古裝片沒有什么兩樣了。

白蛇傳故事向來是文藝創作的熱門題材,而在影視界,把這個故事最早搬上銀幕的電影與電視分別都采用了黃梅調的演唱形式,從白蛇傳本身的角度看,也許也是偶然中的必然吧,因為白蛇傳在傳統戲曲中的淵源也太深了。

四、邵氏《白蛇傳》與《梁山伯與祝英臺》

梁祝也是四大民間傳說之一,所以看邵氏的《白蛇傳》,不免也想到邵氏拍的另一部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臺》。而且,《梁山伯與祝英臺》是邵氏黃梅調最經典的一部電影,就更有必要拿來與《梁祝》作一比較,看看《白蛇傳》在創作方面上有哪些不足。前面說過,1962年的《白蛇傳》還是邵氏黃梅調的實驗探索期。《梁祝》是1963年由樂蒂、凌波主演,李翰祥執導,《梁祝》的神話,掀起了邵氏黃梅調電影的最高潮。

《梁祝》是邵氏與國泰(香港另一電影公司)的競爭產物,國泰先投拍梁祝,邵氏后發制人,搶拍梁祝。為了搶,邵氏《梁祝》是集體創作的,為爭取時間,據說其劇本是三小時搞定的。三小時搞定劇本,對梁祝來說并非天方夜譚,因為梁祝的戲曲劇本豐富,尤其越劇的《梁祝》最經典,所以邵氏的黃梅調《梁祝》劇本也主要是從越劇中改編而來的,很多唱詞是照搬。反觀《白蛇傳》,卻是岳楓執筆改編的,唱詞幾乎都是原創的。原創的反而不如“抄襲”的,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從這里可以看到競爭的動力,也能看到繼承對于創新的重要性。

此外,題材的性質也有關系,說實在的,梁祝故事比白蛇傳更適宜于黃梅調。這從以前的戲曲也可見一斑,最經典的《白蛇傳》在京劇,最經典的《梁祝》在越劇。因為白蛇傳必須文武并作,京劇容易勝任,梁祝講才子佳人,越劇唯美。從親緣關系講,黃梅戲與越劇的相似性多一點,它們都沒有京劇那么復雜,那么多限制講究。事實上,香港的一些電影公司也拍過越劇電影,但不如黃梅調那么出名罷了。再說,在那個時代,白蛇傳的特技特作也是一大限制,如果要拍出電影的真實性,白蛇傳需要的特技非常多,不過在邵氏的《白蛇傳》中,只為水漫金山購買了日本的特技剪輯,反而顯得不夠諧調。《梁祝》的跳墳化蝶所用的特技據說也是外購的,但全片也就這一處,好鋼恰好用在了刀刃上。再說,導演李翰祥的才氣也要勝一籌。

可能又要扯回到上一章節的《新白娘子傳奇》上來,既然我說白蛇傳的故事不太適宜越劇黃梅戲等太柔的地方戲,為什么新白的新黃梅調卻又那么成功呢。這可能又是電視與電影的不同了,篇幅不同,電影只有一兩個小時,和現在的一場戲的長度差不多的,所以電影的情節結構也只能大概像戲曲那樣擇要演繹了。電視就不同了,它的敘事能力強,白蛇傳與梁祝,說到故事情節,白蛇傳因為它的亂力怪神,想象發揮的余地很大,而梁祝的故事簡單,隨意改編擴充可能又要喪失梁祝的精髓了。因此梁祝的戲曲與電影雖然佳作頻頻,梁祝的電視劇卻難有像白蛇傳的《新白娘子傳奇》那樣的巨作。再說,《新白娘子傳奇》在新黃梅調唱段的安排上,也懂得揚長避短。新白一劇雖然妖魔怪充斥其中,但其主導風格卻是生活化的,在表現許白婚后感情生活小事上,極力用黃梅調唱段來表現恩愛美滿。但在沖突斗爭激烈時,卻從沒有用過黃梅唱段。比如,在新白中,根本沒有給法海開口唱的機會,而在邵氏《白蛇傳》中,法海也有必要的唱段。

總之,白蛇傳與梁祝是不同的傳說。白蛇傳更復雜,梁祝更純粹,也許正因為純粹,才更能保持原汁原味,而白蛇傳,自由度太大,反而容易迷失方向。

注:在本文的撰寫中,主要參考了陳煒智的《港臺黃梅調電影初探研究》,其余資料來源,除了影片本身,不能盡記,一并致謝。

山東呂劇戲曲藝術片37《白蛇傳》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5175240688/

曲劇《白蛇傳·祭塔》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489240499/

京劇折子戲《白蛇傳·祭塔》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489240499/

豫劇《白蛇傳》(斷橋+全劇+祭塔+說戲)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489370850/

戲曲電影片100部之058《白蛇傳》(京劇)1980年http://13561352848.blog.163.com/blog/static/1175057462011428626082/


河北排三排五开奖结果